《加油!向未来3》启动“科技+综艺”新模式

2019-02-23 18:13:31 帝豪生活网
编辑:姬乙

天劫虽然恐怖,但是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总归会留下一线生机来的,所以如果无名本身的实力达不到这个地步的话也不会有这样的天劫出现。周围围观的武者见没什么八卦可以看,也只能悻悻的离去了。无名眉头微蹙,不知道这个红衣女子哪里来的这么大的怨气,一副非要置他于死地的样子,看样子是恨极了自己。

只见那名银衣卫向着其左右之人轻喊了一声,接着就当先举起了手中的弓弩,冲着那家酒楼的楼顶射击了起来。双方自然都是皆大欢喜,青年书生将六个漠驼袋塞入怀中之后,又在这奇货居中随意溜达了一圈。

  新华社南昌2月22日电 题:“高峰”为何“不显峰”?DD“老春运”谈“新三样”

  新华社记者余贤红

  高铁像公交,全程可自助,站内能换乘……元宵节后客流高峰依旧,南昌火车站“老春运”刘建江抚今忆昔,感慨不已。“候车棚、高栏杆、进站‘长龙’,多少年来的春运‘老三样’,现在已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高铁时代便捷又舒心的‘新三样’。”

  南昌站副站长刘建江工作后经历了20年春运,在他印象中几乎每年春运车站都会在广场搭建上万平方米的候车大棚,以避免旅客在风雨中候车。即便如此,车站也只能允许旅客提前两小时进站。为规范秩序,车站还不得不在广场外围设置高栏杆,只留少数几个进站口。

  “让旅客走得了、走得安全是过去的目标。”刘建江说,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车站客运能力与旅客出行需求不匹配,每年春运都是“如临大考”,感受最深的是紧张、忙碌和疲惫。“参加工作第一年是在窗口售票,春运高峰期间,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买票的队伍几乎看不到头……”

  变化的发生就在这几年。随着南昌西站、南昌站东站房的相继启用,两个车站目前共计拥有5万平方米的候车室,候车大棚、广场栏杆成为春运往事。即使在春运最高峰时期,偌大的售票厅里也难得一见购票“长龙”,广场上过去每年都要启用的应急售票厅今年连门都没打开过。

  刘建江掰着手指头数着如今春运的“新三样”:“一是高铁像公交,‘高峰不显峰’;二是全程可自助,彰显‘科技范’;三是站内可换乘,出行更顺畅。”

  先来看高铁。刘建江说,普速车时代,南昌站主要是上午集中有列车到达,下午集中发车,由此导致车站客流较大。进入高铁时代,如今从早到晚“均衡发车”,有效地分散了车站客流,加之高铁网络更完善,即便每年春运旅客发送量都在增长,拥挤感却越来越小。

  再说说科技。今年春运,全国首家自助无人售票厅亮相南昌西站,可为旅客提供购票、取票、退票、查询、制证等“一条龙”服务。27台自助刷脸机让旅客实现5秒进站,扫码按摩椅还能让人们候车间隙尽享轻松一刻。

  最后看换乘。刘建江介绍,客流高峰期,南昌站中转换乘旅客占到旅客发送量的20%,先出站后进站的换乘模式让过去买联程车票的旅客感到不便。为此,南昌站优化旅客站内中转换乘流程,设置中转换乘旅客专用通道,不出站直接进候车室,大大节省旅客时间。

  “从‘老三样’到‘新三样’,变化实实在在。总的来说,如今的春运少了些紧张忙乱,多了些自在从容。”刘建江说。

石暴沿着小刀河急速前行了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之后,屏气凝神感知之下,并未发现异样之处。结果其胸腹之处连中三枚,枚枚入肉三分有余。

  关晓彤:批评的声音更令我向前

  编者按:《榜样阅读》是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联合酷我音乐打造的首档青年阅读分享节目,本期节目邀请到青年演员关晓彤,她为我们分享了自己的故事。节目每周二上午10点推出一期,陈晓、霍尊、张俪等嘉宾等你,不见不散!

资料图:关晓彤。
资料图:关晓彤。

  虽然刚满21岁,关晓彤却已经演绎了数十个不同的角色,体会人生的百般滋味。从《无极》中的小倾城,到《影》中的青萍;从《父母爱情》里的安怡,到《好先生》里的彭佳禾,她的荧幕形象多变且鲜活。

  也许是她总在各类影视作品中扮演闺女的缘故,“国民闺女”的称号伴随了她许多年。对于大众给予的昵称,她乐于接受,同时也希望能以多变的角色打破固有设定。

  “不怕它只是我个人的莲灯……”在“榜样阅读”录制现场,关晓彤一面诵读着林徽因的诗作,一面细细揣摩作者的妙思。塑造如林徽因一般的角色,其实是她幼时的愿望。她有时也会好奇,林徽因是否也一样常常咬牙坚持着。

  自4岁进入演艺圈开始,时间便成了她最宝贵的东西,为平衡学业和工作,她不得不沉下心抓住每个时间间隙学习。读高三时,她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挑灯夜战,成功考取北京电影学院后,愈加努力吸收养分,她想成为如林徽因般自强自立的人。

  质疑的言论也很多,她偶尔会在网上搜索自己的资讯,检索到的各种奇怪信息也曾让她哭鼻子。不是没有想过逃避,但“逃避了就输了”,她不甘心之前那么多的付出白费,同时也不想让爸妈担心,她试着一点点地给自己进行心灵建设,接受各种声音。她开始相信,舆论会成为成长的土壤,就像《莲灯》中那句“像一叶轻舸,驶出了江河,宛转它漂随命运的波涌,等候那阵阵风向远处推送。”

  她也相信,不管外界如何波诡云谲,只要努力坚持,亦可如诗般洒脱向前,终达她心中理想的远方。

  虽说她在作品中塑造过许多任性叛逆的形象,还曾因成功塑造彭佳禾而获白玉兰奖,但现实生活之中,她却是个乖乖女,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在规矩中自由生长”。她的祖父是北京琴书创始人关学曾,父亲是演员关少曾,家庭给予她演艺之路的启蒙与帮助。“我为出身艺术世家而感到荣幸。”每当提及家庭,她总不吝惜表达对家中严厉管教的赞美,“有时某些不自觉的念头电光石火一闪,妈妈总会及时制止。”她无比感激“有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先顶上去的母亲”,让她过着相对简单的生活。

  作为北京电影学院的在读学生,她也会为英语考级而烦恼,也会像普通大学生一样为每学期的期末考试努力准备,“最近大部分时间其实是属于自己的。”她在录制现场笑得灿烂,显然很享受现阶段难得的喘息,要接一个什么样的剧本成了她近期常常思考的问题,她觉得目前在学校里系统学习表演知识“很有必要”。

  长长的作品列表和各种荣誉之下,她仍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现在只是一个开始。”凡是过往,皆为序章,即便已经演过百态人生,在面对新的剧本时,她依旧觉得自己是个“新人演员”,需要不断学习。

  “榜样阅读”录制现场,关晓彤捧着诗作《莲灯》,双眸熠熠闪光,仿佛透过林徽因的生花妙笔看到了那个倔强发光发亮的小小莲灯,“它努力绽放着自己的光芒,就像那个努力想成为一个好演员的自己。”

  栏目主持:李想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戴月婷 来源:中国青年报

想必是这些明显是小荒门中之人的潜泳者,根本就尚未发现或者探寻到抑或是注意到乱草遮蔽下的孔隙通道出入口了。至于这块黑鱼棒子肉嘛,嘿嘿,石某既不怕七姑娘的头发,更不嫌尉迟指挥官的大臭嘴巴,我就趁热先吃了吧,省得浪费了,哎吆嗨,勉为其难,勉为其难,嘿嘿。”其下意识中回头一望之时,却发现那名店伙计正伸出了一根手指向其比划着什么。